时评: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疯狂”为哪般?

原创 Kbet365  2020-12-30 10:11 

报名后台崩溃、考位“秒没”、“黄牛”开价数千元代抢考位,两个多月前的10月12日,一场惊心动魄的“考位争夺战”登上了微博热搜。12月19日,作为该事件主角之一的剑桥通用英语五级KET青少版纸笔考试“低调”开考,下周六,2020年度最后一场PET纸笔考试也将收官。

在“择校热”降温的大背景下,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为何仍受家长热捧?报考学生为何多集中在小学,且呈逐渐低龄化趋势?“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英语考试热是否还将持续?

来之不易的考位

“家长扫一下健康宝,扫完请往两边站,把考生通道让出来……”12月19日早上8点钟开始,北京丰台的顺三条胡同渐渐拥堵起来,这里的方庄文化培训学校是剑桥通用英语五级KET青少版考试北京考点之一。家长带着孩子陆续抵达,考点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

孩子们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排队进入考点,个子高矮不一。记者通过多位家长了解到,这些孩子绝大部分是小学生,四、五年级居多,也有个别年龄极小,几位闲聊的家长看到后议论称“估计才上幼儿园”。

这些考生和家长都是两个月前那场“考位争夺战”中的幸运儿。记者得知,不少北京家长在考位秒没的情况下,只得选择二三线城市的考点报名。

10月报名引发的微博热搜让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而对于庞大的家长群体来说,KET、PET早已是再熟悉不过的字眼。

剑桥通用英语是适用于处于不同阶段英语学习者的国际英语考试,分为五个级别,由初级至高级依次为:KET、PET、FCE、CAE、CPE。

具体而言,KET(Cambridge English: Key )属于基础英语水平认证,证明考生可以在简单的情景中使用英语进行沟通;PET (Cambridge English: Preliminary)属于中级英语水平认证,证明在工作、学习和旅行时的英语语言技能;FCE (Cambridge English: First )是中高级水平证书,证明可以在工作或学习中使用日常书面英语和英语口语;CAE (Cambridge English: Advanced)证明英语成绩优异,受到大学雇主以及政府等机构的认可;CPE(Cambridge English: Proficiency ) 是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所提供的最高级别的资格证书,证明英语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

让孩子在小学毕业前拿下KET、PET,已成为不少一线城市家长的“共识”,要求更高的家长,甚至要求孩子进入初中前拿下FCE。

2019年,孩子在东城某小学就读六年级的程晚(化名)陆续报了KET和PET考试。“去年报名之前,我们听了朋友建议,放弃北京,直接抢天津考位,确实顺利抢到了。考试那天发现,天津考点乌央乌央几乎全是北京来的孩子,我家孩子还在考场碰到了她的同班同学。”

之后,报名PET考试时,程晚直接选择了保定地区考点,抢到考位后立马订考点附近酒店,考试当天入住后发现,酒店入住的大多还是带孩子过来考试的北京家长。“我身边还有家长选择大连、海南海口考点,就当去旅游了。”

选择异地考点,意味着时间和交通成本大大增加,对此,家长们似乎并不在乎。“虽然决策有点失误选了稍远的考点,但相比没抢到报名资格的同学,我们还是幸运的。”一位选择了合肥KET考点的杭州家长说道。

北京丰台的林女士属于那个不太幸运的家长。10月12日早上10点,剑桥通用英语考试开放了KET、PET考试报名通道。林女士提前守候在电脑旁,准时打开页面给四年级的女儿报名,但却发现,系统卡顿,继而崩溃。

随即教育部考试中心发布公告称,“由于技术原因,原定10月12日10点开始的剑桥通用英语五级KET、PET青少版考试的报名将改在10月13日10点开放,报名截止时间不变。”

10月13日,不甘心的林女士再次坐在电脑前准备“血战”,不停刷新电脑,提前填好资料,“连厕所都不敢去”,然而,还是在报名通道开启的那一刻,考位“秒没”,又一次折戟而归。有北京家长告诉记者,13日报名开启后,不仅北京,天津、河北的名额都瞬间报满,因为大量未能报名成功的家长转而抢其他地区考位。

林女士也曾想过找“黄牛”代抢。当时,朋友给她推了一个“黄牛”的微信,昵称为“赵老师”的代报名人员称,北京考点3500元代报名费(报名费另付)。思虑再三,林女士还是决定放弃。

记者了解到,此前有过报考经验的家长表示,可通过培训机构“代报名”。而记者发现,今年大部分机构均不再提供此项业务。“之前我们会拿到一部分配额,留给内部学员,但是从去年开始,管理越来越严格,机构的代报名都取消了。目前都是考生自己在官网报。不过这也有利于公平。”一位不愿具名的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表示。

“赶不上趟儿”的家长

如果当初抢到了12月的考位,李女士的儿子林林(化名)12月26日就将坐在某个PET考场。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林林可以逃过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

林林是海淀某知名小学的五年级学生,从今年9月开始,他的每个周六、周日上午,都贡献给了在线PET培训班,寒假即将开启的则是FCE班,“听说FCE的考位没那么难抢,争取小学毕业前把FCE证书考出来。”李女士说。

一位三年级小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她近日在向少儿英语教育机构咨询考试及课程,得到的答复是,“这个年龄从零基础开始学已经有点‘不赶趟儿’了。”

对此,程晚觉得很正常,她认识的家长中,有的小孩才读小学一年级,已经报了KET考试。

新京报记者从多家培训机构获知,参加剑桥通用英语考试的孩子集中在三四五六年级,具体报名哪个等级的考试,要看孩子的英语水平。“KET之前需要学习基础课程(剑桥的少儿阶段),大概有两年的课程需要学。一般正常的话三四年级考KET,然后四五年级考PET,小学毕业之前要考取PET的证书,这种比较常见。”有机构表示。

记者致电北外壹佳英语询问小学三年级才开始学KET是否太晚,接线工作人员表示,孩子学习语言什么时候都不晚,最终目的是希望孩子能够掌握这门语言,将来可以很好地运用。“但如果说考试的话,按照小学毕业前要考完PET的节奏,时间确实很紧张了。”

新航道优加相关工作人员也注意到,现在报名课程和考试的孩子年龄确实是越来越小了。该工作人员表示,之前KET考试分校园版和青少版,校园版针对小朋友多一些,青少版在国内相当于初中高中的水平,但现在考生越来越低龄化,考青少版的都是国内小学生。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甚至已经有幼儿园的孩子开始准备了。

程晚的女儿今年在西城某中学读初一,“在小学毕业前考完KET和PET根本不算什么。”陈女士告诉记者,这个进度是大部分学生的“标配”,她女儿班里有36个孩子,大概10个孩子已经过了FCE,还有一个过了CAE、另一个过了CPE——“按照剑桥大学外语考试部给出的官方参照标准,CPE就对应雅思8.0-9.0以上。”在程晚看来,如果在“海淀六小强”( 家长自发评定的海淀区六所知名学校)之类的名校,上初中至少要达到FCE,“PET根本拿不出手。”

是升学“筹码”还是能力“检验”?

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加剧了KET、PET报名难的问题。据悉,正常情况下,KET、PET每年会组织约4次考试。新航道优加青少英语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实一年有多个考试场次,每次也都是火爆。往年北京每次考试的规模,一般都有几千人。”

一些家长和机构并不讳言,此前不少家长考取证书是为了助力“小升初”。往年,“一些学校招生时,会让学生提交简历。”要在择校时能拥有更多“筹码”,家长就会让孩子参加各类竞赛活动。

而2018年起,为了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教育部发文,要求严格规范中小学生竞赛活动。近两年,各类学科竞赛被规范,一系列考试被叫停,家长们可在孩子简历上展示的东西越来越少,因此不少家长把目光瞄准了仅剩的剑桥英语五级证书考试。

有机构数据显示,KET、PET报名的考生中多为小学生、初中生,其中以四、五、六年级考生居多。

近年来,“择校热”逐步降温。2019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下发,要求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公民同招”“民办摇号”,对于直升或者直接划片、摇号的升学,不用提交简历。2020年,公民同招全面推行。

为何KET、PET考试依旧“一位难求”?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专家表示,大批家长扎堆报考KET、PET现象背后,也有一定从众心理。

李女士告诉记者,儿子林林可以直升对口初中,他们并没有择校需求,“主要还是想检测一下孩子的英语水平,而不是单单为了拿证。”

这种心态的家长不在少数。北外青少英语工作人员解释称,不少孩子学习完一个级别的课程,家长可能想通过考试来检验一下孩子该阶段学习掌握的情况,体验一下,也是一种鼓励。

“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英语考试热

记者梳理了近二十年来的青少年英语考试热发现,类似的场景曾多次上演。

十多年前被家长热捧的是全国英语等级考试(PETS)。这个本来为了满足对于英语能力鉴定和人才市场需求而设、针对成年人的英语考试,当时一度被媒体称之为“奥数第二”。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9月10日,超过5.3万名6-15岁的中小学生参加北京市PETS考试,人数是成年考生的两倍,其中小学生的数量超过1万人。当时,北京市小升初择校风渐猛,很多学校透露,手握PETS二级证书,才有资格参加选拔考试。而PETS二级证书意味着必须达到优秀高中毕业生的英语水平。

随后, 2007年5月,教育部紧急叫停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加全国英语等级考试。在《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不受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加英语等级考试的通知》中提到,一些地方中小学生特别是小学生参加全国英语等级考试(PETS)的人数有所增加,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不利于素质教育的实施,也不符合英语等级考试的目标要求。

全国英语等级考试被叫停之后,“英国伦敦三一学院英语口语等级考试”很快接棒,其间亦曾出现“一位难求”的现象。该考试是经英国文化委员会提议,专门为非英语国家设计的英语口语等级考试体系。1999年就由北京教育考试院与伦敦三一学院合作,在北京引进了该项考试。

历史又一次重演。三一学院英语口语等级考试在家长中的火爆引发关注之后,教育部再次出手规范。2014年1月1日起,三一口语等级考试(GESE)设置最低报名年龄门槛,12周岁以下人员禁止报名。

在三一学院英语口语等级考试被追捧之时,剑桥通用英语五级系列证书(MSE)在小升初家长和学生中已有很高人气。因而,在三一口语等级考试设置报考门槛之后,剑桥通用五级英语考试逐渐演变成下一个“爆款”。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曹文看来,剑桥五级考试有非常好的配套课程,但“考位秒没”的现象还是说明它的作用被夸大了,“考试只是对孩子阶段性学习效果的诊断,判断优势和不足,以便在下一个学习阶段更有的放矢。”

曹文认为,很多家长把课程和考试混为一谈,“学英语是为了考试吗?并不是!提升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采写 新京报记者 冯琪

(责任编辑:于彩虹_NBJ11060)

本文地址:http://www.2shizi.cn/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